宁波代孕网服务哪家好

2021-07-29 21:42:45 来源:合肥晚报

川西剿匪记分集剧情介绍 第29集

  张济邦不肯接受任务。马菊花觉得很奇怪,跑去追问张济邦为什么不愿回两河口。张济邦无奈只得把他上次回两河口侦查时得知周致斌和姜维淑结婚已有孩子一事说了出来,他不想回去打扰他们。

  马菊花把张济邦的顾虑报告给谷毅,请求让她去两河口做周致斌的工作。

  张济邦得知马菊花替自己去两河口很不放心,觉得因为周致斌和她之间有不共戴天之仇,她去太危险了。马菊花说自己不会公私不分,影响任务的。张济邦请马菊花如果见到姜维淑就说他已死。

  马菊花和同志小吴一起来到两河口,发现周致斌的保安大队训练有素,觉得说服周致斌投诚是刻不容缓的。马菊花决定先把两河口的情况摸清后,再与周致斌联系。

  江虹一直问张济邦是否喜欢马菊花。张济邦被问得心慌意乱,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否喜欢马菊花。

  马菊花打听到周致斌为了防备共产党进入两河口,已经把老鹰嘴已经封死。

  周大向周致斌报告有个女的一直在打听马玉之的死因。周致斌怀疑这个女的是马菊花,以为她来是寻仇,也想和她做个了断。

  丹凤终于找到张济邦,才得知他确实被国民党抓住,定了死罪,不过后来被川西游击队的同志救下。张济邦把八路军要和周致斌谈判,把老鹰嘴打开的让解放军进山的事告诉了丹凤。张济邦和丹凤向谷毅请求去两河口说服周致斌。

  姜维淑在镇上突然发现马菊花,吓了一跳。

  丹凤怕张济邦和周致斌见面后反目,影响任务,想要一人去两河口。张济邦告诉丹凤,他几年前就已经知道周致斌和姜维淑的事了,他不会和周致斌起冲突的。

  马菊花按照张济邦的意思哄姜维淑张济邦已死,并请姜维淑搭线让她和周致斌面谈。

  姜维淑把周致斌引到张家与马菊花会面。马菊花给周致斌分析当下战情,劝说他打开两河口让解放军进驻,周致斌固执地认为打开老鹰嘴会和从前那样会血流成河,除非马菊花提出的条件让他动心。周致斌烟瘾犯了,就和马菊花约好晚上9点在这个地方继续再商议,离开时告诉马菊花马玉之不是他杀的。这些话都被曾渝偷听到了。

  周致斌回去后抽了大烟睡着了错过了时间。曾渝带人把马菊花抓了起来。

  丹凤和张济邦通过周二混过曾渝的哨卡,正好和准备下山报信的小吴相遇。张济邦得知马菊花被周致斌抓了着急万分。丹凤拦住张济邦,让她先去和周致斌商谈。

  周二把小吴送出哨卡,曾渝赶来打死了周二。周二临死前拽紧大门,给小吴充足的时间离开。

川西剿匪记分集剧情介绍 第30集

  周致斌看到丹凤又惊又喜。丹凤让周致斌把马菊花放了。周致斌说他没抓马菊花。丹凤不相信周致斌的话,指责他和当年的金刚钻没有区别,不但占山为王,贩卖烟土,还一直抽大烟。周致斌说他现在这样都是因为当年丹凤说走就走造成的,而他只有在抽大烟的时候才觉得自己还活着。丹凤看到周致斌不光不反省,而且都把责任推到她身上,狠下心来说她不管周致斌如何,这次来是要把马菊花带走,从此与周致斌恩断义绝。

  曾渝谎报说周二是被共匪打死的。周致斌对曾渝的话深信不疑,认为丹凤这次回来是和共产党联合起来抄他的家,命令曾渝在老鹰嘴布防,准备迎敌,并把丹凤和姜维淑看管起来。

  谷毅听了小吴的报告,以为周致斌拒绝合作,扣押了马菊花,命令孙建带着侦察连去老鹰嘴侦查,向周致斌喊话。

  姜维淑从丹凤口中得知张济邦没有死,不由得泪流满面。姜维淑责怪丹凤为什么不告诉她。丹凤说目前这个情况千万不能让周致斌知道张济邦还活着。

  张济邦偷偷潜回家祭拜父母。

  共产党向周致斌喊话请求谈判。周致斌不相信共产党的队伍里没人抽大烟,不光对共产党的喊话不予理睬,还用机枪挑衅。

  丹凤打死看守她们的人到地牢里救出马菊花。一向胆小的姜维淑开枪打死了偷袭丹凤的特务,把丹凤和马菊花关在牢里,说只有这样才能找到张济邦问个清楚。

  周致斌看出不管是国民党,还是共产党都想要打进两河口,命令周大暗地里把烟土和枪药藏匿起来。

  丹凤得知是曾渝把马菊花关了起来,而周致斌根本不知道这件事,知道自己错怪了周致斌,认为这个曾渝很不简单,周致斌被他利用了。

  张济邦夜探周府,被人发现中枪逃离。周致斌得知是曾渝把马菊花抓了,很生气,一拳把曾渝打趴下,警告曾渝如果再敢背着他在两河口干这种事就对他不客气。

  周致斌去牢房放发现丹凤也被关在里面很是奇怪。丹凤向周致斌道歉,说她错怪了他,请他放了马菊花。曾渝不肯,要杀丹凤,被周致斌阻拦。

  姜维淑偷听到曾渝在追杀张济邦,心里一着急弄出声响。曾渝命人暗地里跟着她。

  丹凤和马菊花想说服周致斌投奔共产党。周致斌认为共产党禁烟清道就是断了他的财路,说他是不可能与共产党合作的。

  昏迷的张济邦幸亏被任冠仙所救。姜维淑带着发烧的周维来看病,正好碰到昏迷的张济邦。曾渝带着人来任冠仙药铺搜查,姜维淑拿着枪不让他们搜查,曾渝更加疑心。周致斌来看周维,命曾渝带人离开。周致斌无意间发现地上有血衣,也起了疑心。